浪打

日漫美漫通吃

霍格沃茨魔法少年(五

第五篇比较长所以单独更了一篇…
好吧,一切的【乱七八糟的】私设都决定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拆开胜出的啊啊啊我其实是吃胜出但是为什么把这个文里的胜写的辣么像酱油我真心不是故意的
好吧,我知道这么设定会让我被诟病不浅大家喷吧喷吧


为了补偿我决定在番外里写点胜出小甜饼(。ì _ í。)


热气腾腾的大厅里,是一片如火的热情。各个年级的学长学姐们都在热情又好奇的对这群孩子指指点点,善意的猜测着他们的未来。分院帽已被安置在大厅里最显眼的位置了。出久心里上下翻腾,他的心绪比轰其实要乱很多。

分院仪式已经开始了。

“口田甲司!” “赫奇帕奇!”
前面传来一声冷笑,出久知道是咔酱在笑。

我的确不是纯血……也没有那么好的天赋……但是我也许可以说服分院帽的吧?出久眼睛不敢往前看,犹犹豫豫地迈着碎步向前挪动,心里念叨着。

“丽日御茶子!” “格兰芬多!”

又是一个格兰芬多……出久微微抬头,看到一个圆脸的可爱女孩向着一群欢呼的学长学姐们跑去,而本年度的级长通形百万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

各个学院……名额没有限制吧?出久不敢再看下去。低头回忆起过去:自己曾是一个哑炮……但是因为那件事……而被那个人认为自己可以是一个伟大的巫师…这样的身世……分院帽不会真的嫌弃自己吧?

“常暗踏阴!” “斯莱特林!”
“尾白猿夫!” “赫奇帕奇!”
“蛙吹梅雨!” “拉文克劳!”

队伍一点点挪动。现在分院帽戴到了一个叫蜂田实的矮个男孩头上,他正盯着拉文克劳漂亮女级长螺旋出神。
“……”分院帽犹豫了一会,出久简直都要为这个孩子尖叫出声了,他不会……像咔酱说的一样被淘汰出院吧?
“拉文克劳!”帽子最后还是做出了判断。

下一个是谁?出久朝前方望去。

“轰焦冻!”

这个名字一从麦克老师嘴里讲出来,大厅瞬时就沸腾了。安德瓦的儿子今年要入学,这谁不知道?他在哪个学院,会是使全校师生都感兴趣的事。

这次出久没有低头,他大气也不敢喘地盯着轰君镇定地把帽子戴在了头上。

分院帽在轰头上耷拉了下来。

轰在接过帽子时,心里其实已经释然了。什么都由这个帽子来决定的话,即使是父亲好像也没什么办法的吧?戴在头上时,他只想快点结束,别人都是三秒了掉的。

戴上的一刹那,轰就听见了一个神似一个老顽童的声音:“你是天资强,后天训练也不少,那么你就只能呆在格兰芬多或者斯莱特林了…”这是分院帽的声音?轰暗暗苦笑,果然到拉文克劳是不可能的啊。“你似乎对格兰芬多有抵触感?哈哈…连最想上斯莱特林的小孩都不会憎恶格兰芬多的,嗯?你是怎么回事?”轰闭上眼睛,努力清空脑子里的东西,因为他想也许这样就能让这个烦人的帽子闭嘴。

“我很抱歉,孩子,只是你实在太强了……”

“格兰芬多!”

短暂的寂静。

接着是格兰芬多院传来的咆哮一般的欢呼和掌声。果然…轰对这种结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朝着向自己生出双臂的百万学长伸出了一只手。

轰君看上去不是那么愿意呢……出久看着他的背影想到。又向前了一步。

“爆豪胜己!”帽子在爆豪头上刚沾一下就叫到:“斯莱特林!”出久觉得这可能是因为他的发质对这样一个老爷爷一般的帽子来说太过折寿了。看看他的样子……出久望着嘴角带着微笑向斯莱特林桌走去的爆豪……看看他那野心毕露的样子……

没几个人了……出久感到自己的腿在发抖,他狠狠拍了一下大腿想给自己鼓劲,却差点疼的叫出声来。

“八百万百!”“拉文克劳!”
“障子目藏!”“斯莱特林!”

到…了…出久的双腿不受控制的朝前走去……多少个夜晚他都做着当分院帽戴在自己头上时喊出格兰芬多的美梦…梦境是多么光明和温暖……

“绿谷出久!”
分院帽没有犹豫!
“格兰芬多!”

出久睁开眼睛。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在欺骗…自己?
他向着格兰芬多桌望去。
许多人向他招手,轰君示意着自己坐到他旁边来。

出久真想大吼一声:欧鲁迈特!我,到格兰芬多啦!!!

评论(4)
热度(50)
©浪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