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打

日漫美漫通吃

霍格沃茨魔法少年(三~四

强行日更……下一话就要分院了啊啊啊怎么办我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





“就是这里……啊!!”出久拉开厢房的门,热情地准备跟轰君再聊一会,却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人,而这个人……

“嗯?废久!!!你怎么也厚着脸皮来上学了?!”门内传来一句暴躁的质问,出久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颤颤巍巍地把伸进车厢的一只脚挪回来,细若蚊声地低着头对轰说到:“轰君……我们……再找一个车厢吧……”轰却对车厢里的那个未知的存在感到好奇(同时也带着一种征服欲),于是拉住出久的手把他拽了回来。

蓝黑的瞳孔与血红的双眸对峙,迸出电光,出久哆嗦起来,喉结抖动了一下。

这是一个有着尖锐耸立金发的男孩,面容在狂野之中带着一丝轻蔑——然而你却不得不说这是一张英俊的面孔——再加上血红的眸子,上扬嘴角露出的虎牙,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狂妄的家伙。

“喂,你是废久的后援是吗?”轰的打量被这个少年不耐烦的语气打断了。“那你是什么人?”轰冷漠地回答到,“一个车厢可以坐四五个人,但你可没有任何理由将我们拒之门外。”“你!”轰淡漠的反应很明显让这个少年感到了侵犯。他腾起身来,龇牙咧嘴地朝轰挥舞拳头:“快找座位去!我先警告你,你带着一个注定要分到赫奇帕奇的废物走不远的!”轰回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背上吓成一团的出久,不仅没有让步,可还对这两人的关系越发感兴趣了。“如果我一定要坐这里呢?”“不行!”金发少年脸红脖子粗地吼到。“咔酱……”出久从轰身后冒出头来,结果遭到了一记死亡瞪视,于是欲言又止。

两方陷入对峙状态。

“叮——铃——铃——”售货女巫的推车铃声突然响起,随之传来的是她严肃的声音:“请每一个人就坐,不要争执……”

她推着堆满食物的推车目不斜视地经过了对峙的三人,看上去并不想管他们。可她刚一走过,轰和出久就感到有一种强大的拉扯力猛的把他们吸引到了车厢里,而金发少年则猛的跌坐在了座位上。车厢门猛的关闭,发出与之不相称的巨大呼啸声。

“……你,你们……”金发少年无比惊愕,因为一秒前他还挡在门外的两个不速之客已经坐在他对面了。“没错,这是售货女巫的工作之一……你别拽门了,不会开的。”轰一脸淡定,这些都是他五岁时看到一本叫《魔法世界各个不起眼职业的巨大作用》的书上写的。

“咔酱……”绿谷弱弱地开腔,又咬住了嘴唇,最终还是没讲什么。“咔你个头!叫老子……爆豪胜己。”后半句话也许是因为出久眼里的泪水才缓和了些。

啧,这两人真有意思。轰默默想着。



到站,下火车,轰的心绪却越来越不平静。“必须去格兰芬多!”父亲带着威胁性的嘱咐正在一步步靠近。穿过浓雾笼罩的湖面,就是高耸的城堡和四座塔楼了。轰一时感到迷茫,自己究竟会属于哪一栋呢?

在他后面,一个人拉拉他的衣角,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凑到自己颈后:“轰君想去哪个学院啊?嘻嘻……我真的想和轰君在一个学院呢……”绿谷显然已经忘记了列车上的不愉快(爆豪一路都在试图挖苦他)现在他脸上期待的笑容可爱极了。“我?”轰便下意识的想说格兰芬多。从小父亲给他带来的洗脑作用丝毫没有减轻。但是经过短短的两秒之后,轰却脱口而出,“拉文克劳……我母亲的学院。”说完之后,自己竟感到莫名的如释重负。“可是我想去格兰芬多【去寻找内心的勇敢!】轰君更喜欢脑力运动吗?”出久看起来有点受打击,但是还是继续接着话。“扑哧……喂废久,你还有什么资格对学院挑挑拣拣的?我敢说你一定是建校以来第一个被分院帽淘汰的学生!”爆豪就坐在轰前面。隔着轰,绿谷胆子也大了,“咔酱!你别老是挖苦我!我……我一定会进格兰芬多的!”“我呸,格兰芬多哪是你这样的人能进的,啊?”“别讲了。”轰觉得爆豪的声音在浓雾中过大,便淡淡的结束了这场谈话。

爆豪闭嘴后,轰默默地朝心里叹了一口气。其实真的不一定……轰心想,以我的能力必然会被分到格兰芬多,脑力只不过是一个附加条件……可是看到船快要靠岸了,他便没再对出久讲下去。“下船喽!孩子们!”鬣狗老师的声音在一片浓雾中产生了瘆人的效果。轰深吸一口气,跟着众人走向温暖的大厅。

分院,就要开始了。

评论(10)
热度(55)
©浪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