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打

日漫美漫通吃

小鳄鱼最讨厌的事【第二弹】

2.逛街

逛街,和,在街上走,不是,一个概念。

沙毫无表情地握着一个高级手工艺的巧克力味哈根达斯蛋筒,麻木地想。

其实一个人在布满阴霾的日子披着皮草在街上散散步还不错…不过一定必须得是一个人。阴天。披着皮草。

旁边传来“呋呋呋呋”的笑声,想到这,沙不禁在心里默默愤慨起来。

上街的目的也必须是视察。执行计划。或是享受一下以两米大几的身高藐视他人的快感。

没有其他理由。

可是,现在。

自己……穿着白衬衫……西装短裤……脚上是低帮帆布鞋……手上有一个冰淇淋……而且身边还有一只腿上满是腿毛穿着七分裤尖头鞋的粉毛贱火鸡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想到这,沙气愤地颤抖起来。

在他身旁的那只某火鸡倒是没注意到这点,一边还伸过头去舔老婆手上的冰淇淋。

“喂,我说你!”沙嫌恶地把握着冰淇淋的那只手挪到一边,看着舔了个空的火鸡混蛋,用非常不满的语气说道:“把我拉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鳄鱼又傲娇了~多弗心里有点小激动。“呋呋呋怎么了小鳄鱼,偶尔出来走走不也是夫妻生活的一部分嘛~”

“咔嚓—”沙捏碎了手上早已融化的冰激凌。

“谁跟你夫妻了火鸡?!给我正经点!你也不看看别人都有什么眼神看咱们!”

的确,两人从家里出来后,火鸡奇奇怪怪基情满满的动作就引起了路人甲乙丙丁的目光聚焦。

火鸡看着小鳄鱼气呼呼地撇过头去,没说什么。过了一会,沙用眼角瞄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便又没好气地加了一句:“怎么,没事别盯着老子看!”也不知怎么,他突然觉得很热。真是奇怪,他用修长的手揩去额角的汗水,想到,自己在大沙漠里穿了皮草十几年都没怎么嫌热啊,怎么今天娇气起来了。

火鸡则呆呆地看着他优雅地抹去额角的汗珠。

(火鸡内心:\(//∇//)\ ⁄(⁄ ⁄ ⁄ω⁄ ⁄ ⁄)⁄ )

“呋呋呋呋…”

火鸡轻轻微笑着把小鳄鱼拉进怀里,把粉毛大衣掀起一边给他遮上日光。“嫌热不早说。”“你…”沙有点惊愕,因为确实很难说在大太阳底下暴晒和在火鸡热乎乎的胸膛边哪个更热一些。

沙张了几张嘴,说不出话。

多弗倒是趁机搂住他的后颈,快速地接近给了他一个淡淡的吻。

沙瞬间软了。看到他的样子,多弗感到自己正好和他相反。

“亲爱的小鳄鱼,在街上秀够恩爱就该回家去做了吧~”

混蛋,把我拉出来原来是这个意思。被拉上床时,沙呆呆地想。

评论(2)
热度(29)
©浪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