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打

日漫美漫通吃

小鳄鱼最讨厌的事【第一弹】

好的我拿到了机动车驾驶执照😂
不喜勿喷
仍是新手😂

1.洗澡

这个自不必说,沙作为一名永远不能碰水的能力者——特别是还拥有一种永远不能碰水的能力——当然是一直讨厌洗澡的。但是这种讨厌并不是厌恶或憎恶,只是简单的有些厌烦罢了。但是跟那个可恶的火鸡混蛋同居之后,洗澡变成了一项必须得偷偷进行的事。要问为什么:当然是那个火鸡混蛋常常趁沙在一天中唯一不能变沙溜走的时候闯进浴室对沙进行强行亲吻。从热乎乎的温水喷头下被光着身子抵到冰冷的墙砖上当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经历过几次“意外”之后,沙不顾火鸡的死乞白赖沙坚持改成了中午洗澡——也就是火鸡一定得呆在公司的时候。

中午,沙把必要的事宜都给罗宾交代了一遍后就回了家。牢牢地锁好浴室的两道门,沙长舒了一口气,打开淋浴花洒——又是一个清闲的中午。

——此时此刻

某粉毛火鸡踮着脚尖“呋呋呋呋”地暗笑着踏着水声走了进来,听见稀稀落落的水声,多弗不免心跳加速。

再说沙在浴室里猛然感觉到了什么危险气息——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一声巨响,冷空气席卷而入,沙下了一跳,随即打了个寒战。

“呋呋呋呋亲爱的小鳄鱼,洗澡的时候没有我是不是很寂寞啊?”

沙努力不让惊恐的神色流露出来,还没来得及四下看看身边有没有浴巾,超大的绒团火鸡就扑了上来关上了淋浴花洒。
火鸡把小鳄鱼牢牢地固定在怀里,他湿答答的酮体沾湿了自己的羽毛服也不管。小鳄鱼的皮肤真好,他想,浸了水白皙细腻,真是可惜不能碰水了。

沙倒是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抵抗。多弗小麦色的肌肤触到他裸着的肌肤时那种发烫的感觉和他身上那种总是很让自己着迷的气味让他有点无力。

多弗看到怀里的小鳄鱼没有反应,不免好奇地低下头去看了看他。

小鳄鱼正红着脸颊喘着粗气。

多弗看到自家夫人这种难得的娇羞表情,不禁咧起嘴角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

随后缓缓地舔开他的双唇让自己的舌头和他的交汇在一起。
一个令人窒息的吻。

接下来这只火鸡当然是趁小鳄鱼还蒙着赶快在他放弃抵抗时把他搬上床啦。

睡前——

“火鸡你个混蛋!又要修门!没事别碰老子!明天不许碰我!!!”

那个在一边“呋呋呋呋”笑着的火鸡并不很在意,“啊呀亲爱的,干嘛老是对我这么严厉嘛!”

说着,反手又把小鳄鱼撂倒在床上。




评论
热度(46)
©浪打 | Powered by LOFTER